搜索

0532-83491111/0532-83492222

share:

山東省青島萊西市煙臺南路62號

 

Copyright ? 2018 青島道一空優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魯ICP備12000404號-13號 

自如再爆甲醛房 2歲半孩子得白血病病故,還引不起你們的注意嗎?

瀏覽量

去年7月,杭州阿里P7員工在租住自如房后患白血病去世引發熱議,讓自如一度陷入“甲醛門”風波。 如今一年時間不到,據津云新聞5月22日報道,來自南京的陳女士則因為2歲半的孩子住在自如甲醛房后去世,而不得不走上了維權之路。

此前自如CEO熊林曾做出承諾:“所有自如出租的房源必須有CMA檢測資質的這樣的機構檢測合格,我們會把檢測的報告放在網上,檢測合格以后我們再行出租。 ”然而觀察者網在自如App發現,幾乎找不到經由專業機構檢測的出租公寓。

自如能否真正履行此前的諾言,為住戶提供安全、“自如”的居住環境?像阿里員工、陳女士這樣的悲劇能否不再上演?而“互聯網+長租公寓”模式又該如何探索?

甲醛問題難解,消費者維權難

據媒體報道,江蘇南京陳女士一家去年租住一間自如房4個月后,2歲半的孩子因患幼年型粒單核細胞白血病,于今年2月14日病故。

她在今年5月中旬接受媒體采訪的視頻中表示:在18年7月和8月孩子都做過體檢,一切正常,到了11月才開始出現癥狀。 她找到12345救助服務平臺對所租房子進行了檢測,檢測結果顯示,甲醛含量超標。

南京自如方面5月15日對此回應稱:公司未對該房源進行過裝修,相關家具均有檢測報告,符合規定;一直向陳女士及家人積極提供各種協助,誠懇溝通,請求對房屋由專業機構進行檢測,對病因進行科學分析認定。 同時表示,基于目前事實,南京自如對陳女士及其家人提出的實施責任認定、巨額索賠等要求難以達成一致。

對于自如的回應,陳女士在之后的媒體電話采訪中表示,這是“倒打一耙”。 她說,自如相關的李姓負責人與她聯系,稱陳女士沒有檢測報告(自如方面進行檢測的報告),并且即使檢測不合格,也不能證明陳女士孩子的病和甲醛超標有關。而在此之前陳女士稱,對于房屋甲醛超標的檢測報告南京自如方面是認可的。

另據津云新聞消息,據國家建材產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(南京)的檢測報告,房子客廳、主臥、次臥的甲醛含量均有超標。 南京市鼓樓區消費者權益委員會負責人表示,該檢測結果客觀公正,自如出租的房屋里的確是甲醛超標。

目前,陳女士拒絕了她拒絕了自如方面給出的“7位數賠償”,只希望自如方面公開道歉。

截至發稿,自如方面沒有回應。

(以上圖片為5月14日微博@一手video賬號發布的視頻截圖)

這不是自如第一次曝出“甲醛房”問題。

去年1月,阿里員工王某在入住杭州一套自如房,同年7月身體感到不適,到醫院進行檢查,隨后確診為急性髓系白血病。 7月13日,王某病情惡化去世。

相比起南京陳女士一家,阿里員工與自如“甲醛房”掀起的輿論討論確實要大得多,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倒逼了行業的整改。

2018年9月1日,全國9城的首次出租房源全部下架,待CMA認證機構檢驗合格后再行上架。 這天鏈家董事長左暉在朋友圈做出回應稱,“所有的批評我們都會收下,所有的責任我們都會承擔。 ”

但這兩起事件至今尚未有結論。 其中阿里已故員工妻子將自如訴上法庭,該案原定2018年9月27日開庭,后因被告方自如公司申請司法鑒定,法院依法予以準許,故具體開庭時間將予以延后。

房屋空氣檢測方為自建團隊,尚不明確第三方機構與監督

自如到底有沒有經由專業機構檢測空氣質量合格的房屋呢?

觀察者網查看自如App發現,上海市范圍內的合租與整租房源,各自默認排序下的前二十個“深呼吸房源”都并非經由中國計量認證(簡稱“CMA”)機構進行檢測,而是由自如自建的空氣檢測管理部檢測。

此外,自如方面提供的房屋空氣質量檢測報告上面僅注明監測渠道(通常標為“精密儀器檢測”)、檢測人員、設備名稱、檢測說明(實則是設備介紹)以及設備圖片等,其中測內容也只有甲醛含量一項。

(自如App內“深呼吸房源”空氣質量檢測報告截圖)

事實上,我國室內空氣質量標準中還包含苯、甲苯、二甲苯、氨等參數的指標,這些也是裝修中常見的有害物質。

觀察者網以租房為理由聯系到一名上海地區的自如管家。 當記者向其詢問是否有由CMA機構檢測過的房屋,被告知房屋檢測并非由CMA機構進行檢測,而是自如工作人員使用手持的儀器進行的,如果需要CMA機構檢測,則要租客自己申請;如果房源的空氣質量確實是有問題的,檢測的費用由自如方面報銷;如果沒問題,就需要自負。

這位管家表示,如果對空氣質量要求很高的話可以選擇非首次的房源,自行找檢測機構還是要先簽(租房合同),原因是報銷需要走合同號。

而有關自如方面所使用的手持儀器是否靠譜,檢測是否有來自第三方的監督等問題,自如方面沒有給出明確答復。

此前,自如CEO熊林在第一財經《中國經營者》節目中,首度在鏡頭前直面回應“甲醛房”風波,表示從18年9月1號開始,全國所有首次出租房源全部下架做檢測。 并承諾:“所有自如出租的房源必須有CMA檢測資質的這樣的機構檢測合格,我們會把檢測的報告放在網上,檢測合格以后我們再行出租。 ”

(熊林在《中國經營者》節目中做出的承諾)

2018年11月1日,自如“深呼吸1.0房源”上線,稱從從板材、輔料、施工及室內空氣四個方面對租住產品進行升級。 在公告的第四點“密閉檢測”中自如稱,“除了CMA(中國計量認證)及SGS(瑞士通用公證行)等權威檢驗、鑒定和認證機構的檢測方法外,自如還引進了國際領先的專業空氣檢測儀器與方法,對首次出租房源進行嚴格的空氣質量把控。 ”

但同時自如也表示,“與全國60多家CMA認證空氣檢測機構開展合作,但CMA產能仍然不足,目前自如仍在探尋解決辦法,并開拓多家國際權威檢測模式及設備。 目前除CMA認證機構檢測外,還可通過SGS、日本理研計器、英國PPM為室內空氣檢測提供權威支持。 ”

從這份公告中,自如將手持儀器看做是CMA機構檢測的補充,但事實上卻難以從自如App等渠道找到經由CMA機構檢測的出租公寓。

律師:消費者健康損害難以賠償

據記者了解,目前自如“甲醛門”多起案件已經宣判,租客退還房租、押金、服務費的訴請得到了法院支持,但在一起案件中一名引產的孕婦訴請自如公司賠償醫藥費、精神損害賠償金未獲法院支持。

上海市海華永泰律師務所的張滔律師在接受觀察者網采訪時表示,無論是房產的權利人還是出租人,都應該對房屋內提供的設備承擔責任,且無論是否聲明設備合格,出租人都有保證合格的義務。 法律上有隱性的擔保,稱為瑕疵擔保義務和權利擔保義務。 在房屋租賃合同中,即便公司沒有其他的聲明,也有義務保證房屋內的空氣質量符合國家標準。 如果房屋的甲苯含量超過住宅標準,出租人需要承擔責任,承租人發現之后問題可以要求解除合同、退還租金。 但因為沒有辦法證明實際損害,人身損害方面可能沒有辦法進行賠償。

張律師表示,損害事實和損害結果之間需要法律上的因果關系。 但是像白血病這種疾病,因果很難在醫學上被證明和甲醛存在關系,可以說是幾乎不可能被證明的。 自如提出因果關系證明的要求從法律的角度看是沒有問題的,但在事實層面來講,患病的承租人是不可能拿到這樣的證明的。 通常來講,健康損害的舉證責任是由權利人來主張。 認為受到損害的一方,對損害事實、因果關系以及損害行為都要承擔舉證責任,他的舉證行為是全面的。

對于租戶自行申請的檢測費用自負,只有出現問題自如方面才會給予報銷的情況,張律認為,一方主張產品有瑕疵,一方主張沒有,對于主張有瑕疵的一方,進行鑒定的費用需要墊付。 如果確實有瑕疵應有主張沒有瑕疵的一方來承擔,如果鑒定沒有瑕疵,這個主張就是錯誤的,費用就需要由主張有瑕疵的一方承擔。 這個規則也是在民事訴訟方面法院采納的規則。

租客應當采取什么樣的方式來進行維權呢?

張律師指出,在這樣的問題上尋求法律的救濟是滯后的。 身體已經造成了損害,這個時候法律的意義已經不大了,但消費者具備選擇權,考慮傷害而去維權不如去考慮是否選擇。 因此,對于維權的考慮,張律師給出的答復是:不住自如。

租房是剛需,賣方市場強勢消費者可選擇性小

去年8月份來,小琪(化名)只身來到上海。 因為“甲醛門”事件,一開始她沒想過租自如,而是先找其他的中介。 但其他的中介手里實在沒有她想要的房源,附近也沒有太合適的房子,她就被帶到了自如房,因為這間自如房的位置和房間她都還比較滿意,就沒有再考慮再找。

在小琪看來,自如比較好的一點是它的整體服務體系,除了甲醛的事情上,整體的照顧是比較周全的,比如屋內的設施損壞可以通過手機來找人維修,反應很快。

而這一優點在目前住在北京的安安(化名)看來或許也沒那么樂觀。 就在剛剛過去的一周,一次維修經歷讓她對自如的服務感到有些惱火。

安安告訴觀察者網,她租住的房子是一個年數較久的小區,房門總是會出現問題,再加上最近陽臺因為瓷磚大面積脫落,考慮裝修質量和房屋味道,經過層層溝通,自如方面將最初刷白漆的方案改成重新貼磚。

對裝修可能會產生的狀況,自如方面并沒有提前說明。 “第一天裝修工作結束之后房間里全是灰,即使采取了防塵措施也沒有辦法住人”。 安安表示自己向自如提出外出住宿,但自如拒絕了安安外出住宿費用的報銷。

在換門和保潔工作上,也出現狀況。 在約定安裝門的當天才有人告訴安安量門的師傅把尺寸量錯了,又把安裝的日期往后推遲了幾日。 而裝修結束的當日她被通知,沒有預約到保潔員。 之后請來的保潔員也只是做日常保潔工作的,無法處理裝修后的深度保潔工作。

安安告訴記者,目前情況算是解決了,但過程耗費了大量的溝通時間。 她認為這件事中,自如存在最大的問題是:一個房子的問題涉及到多個部門,但同時,“自如管家管不了家,沒有什么權限能夠幫助租客。 ”

對于自如此次裝修表現出的服務態度,安安感覺“還是很消極的”,她說:“租客主動催,才會收到‘去問問’的回復,問完之后很多時候是沒有反饋的”。

在安安看來,經歷去年“甲醛門”和年末漲價等事件,自如的口碑其實并不好。 但被問及對于自如是否還持有信任,安安表示,“沒辦法,這是剛需”。

“畢竟自如都這樣了,那別家呢?自如出現了問題還能找到人,小品牌或是其他中介,更不知道該找誰了。 ”

業內人士:合規經營才是互聯網+長租公寓發展的長久之道

互聯網觀察家、原速途研究院院長丁道師認為,自如的問題并非自如一家的“個例”,而是整個行業的普遍現象。

對于這些問題出現的原因,他認為,“這是一個商業逐利的本質”。 他指出租房企業的房屋空置就會造成損失,因此很多企業不會將房屋空置足夠久的時間就投入市場,同時“也因為市場缺乏有效的監管,所以發生了很多的悲劇,遠不止媒體所報道的這么多”。

對于市場上真正經過認證機構檢測的房源的比重,丁道師認為這是個偽命題,因為目前市場上還沒有這樣一個令各方信服的機構。 “除非是通過消費者協會、質檢部這樣官方的協會單獨成立一個第三方的部門,否則目前市場上的這種所謂的檢測是很難信服的。 ”此外,他指出,目前市場上檢測公司五花八門,可能存在為了利益干預檢測結果的情況。

在他看來,互聯網+長租公寓通常會采取的ABS模式也存在著問題,關鍵是租客容易“被貸款”。 “如果他是知情的,并且公司取得了一些金融貸款的牌照、資質,那就沒有什么問題。 但目前看來絕大部分公司都是沒有資質的。 通過第三方的服務,在消費者不知情的情況下讓消費者成為了被貸款者,這個顯然是不合法的。 ”

同時巨額的融資和迅速的市場擴張也帶來了隱患。 “為什么問題這么多,就是因為一昧地追求市場,忽視了對品質的把控。 希望自如在拿到這筆錢之后,找到擴張、品質和安全把控的平衡點,我相信自如內部也在重視這個問題。 ”他說。

在丁道師看來,這種租房模式也不全然是錯誤的,反而對于市場來說是利大于弊的。 “長租公寓的出現給傳統的租賃市場帶來了一種補充,對于消費者來說是多了一種選擇。 多了一種選擇不僅意味著這個行業能夠發展,也倒逼了傳統的租賃市場的一個發展。 ”

他表示,自如寓作為行業內最大的長租公寓的代表企業都出現了這樣的問題,會讓人會對行業在信心上有一些影響,但是“衣食住行”,這是一個剛性的需求。 “長遠來看,互聯網化的長租公寓還是有它的市場,只是有關部門得痛下決心,相關的企業自己也應該以壯士斷腕的思路來去做一些整改升級,因為消費者是衣食父母,因為這些問題讓消費者放棄,是得不償失的。 合規化的經營才是長久地發展之道。 ”

彩票走势图app